【問校長 #16】喜歡教學,不想當臨床醫生,想專職到大學當老師,可能嗎?

 

 

 

 

問:蔡醫師您好,我目前還是醫學生,但發現對臨床當醫生的意願不高,比較喜歡教學,希望以後可以專職到大學當老師,想請問可能嗎?很少聽說有這樣的人呀,我們的醫師老師也都只是來學校上一兩門課,或是現在該如何準備?畢業後念教學相關的碩士博士嗎?還是要有臨床經驗才能?謝謝!(Taco)

 

答:(蔡依橙)「有沒有可能專職到大學當老師?」當然有可能!

 

首先釐清的是,想到大學當老師(我們一般是說講師、助理教授、副教授、教授,比較精確),不需要念教育相關的博碩士,因為台灣的大學老師聘用,是看專業深度,並不是「教育學」相關的學歷。臨床經驗,對於你打算直接走學校路線(而非醫院兼任路線),也無太大幫助。

 

 

如果你真的想在大學任教

 

如果你真的想在大學任教,要先瞭解一下趨勢。

 

首先,台灣已經步入少子化階段,現有的大學,大概要「砍掉一半」才會達到平衡,也就是說,目前在大學任教的老師們,經過退休、淘汰、縮編、不續聘,在未來幾年,可能會剩下一半。

 

在你問這問題之前,台灣的教職缺,已經是「放一個正式缺,幾十個博士來競爭」的狀況(請參考一位新思惟之友的真實故事)。國外名校畢業都不見得有優勢,還得綜合看研究實力、教學能力、與系上發展方向、家世背景、關說力道,才能脫穎而出。

 

因為對「老師」砍一半缺,實在太殘忍,所以台灣目前採取的是「緩和療法」,包括:合併、改制等。但供需很清楚,如果不選擇「老師減一半」,就自然是「薪水減一半」,或這兩者中間的一個平衡點。實際的工作狀況,您可以參考這則匿名提問,可信度我確認過,沒問題。

 

所以,你立志去大學任教,是在一個不太好的時機點,你需要有更多的準備,才能在高教土石流的時代,逆流而上!

 

  • 有博士學歷,是基本。
  • 你要有自己的研究核心,系列文章,而且登在很不錯的期刊。
  • 你要有清楚的表達能力、教學能力。
  • 你要有整合資源、經營實驗室、多方合作的能力,才有可能在現在的世界中,取得資源前進。

 

你可以先找自己喜歡的學科,努力讓自己的知識更完整,找願意收容寒暑假學生的實驗室,去工作看看,這是個不錯的起點,也讓自己瞭解,是否真的喜歡實驗室生活。

 

 

志向受限於人生經驗

 

台灣教育有個非常有趣的觀念,就是我們很常問小朋友,「你長大想做什麼?」

 

但你會發現,問幼童,他們多數都說想要變成「媽媽」。為什麼?因為「媽媽」是那個階段的孩子,遇過最可靠的人,所以他們想要變成「媽媽」。

 

長大一點你再問,會發現多數小孩都想變成「老師」,為什麼?因為「老師」是班上的權威、秩序與關懷的代表。我自己的小孩,為了想當老師,甚至會出考卷給我(像是這樣),然後模仿老師,把錯的打叉,對的打勾,這個行使權力的過程,他會覺得很開心。

 

但你不可能遇到一個小孩跟你說,我想要當「頁岩油的開採工程師」,因為在他有限的世界中,這不是一個看得到、可以考慮的選項。

 

相對的,你問大學時代的我,我想成為什麼?我的答案跟你一樣,我不喜歡臨床醫學,我甚至也不喜歡教學,但這一切在我進醫院後,都改變了。

 

進醫院後,因為真的參與了現場,我發現「把人從瀕死拉回,並恢復到可以正常生活」的技藝非常有趣,而優秀的放射科醫師,就像是傑出軍師,從靜態影像可以看到過去、現在與未來,所以我當了放射科醫師。

 

然後我變成了心臟影像領域作得不錯的放射科醫師,然後我帶領了一個團隊,然後我擔任了主管,然後我創業了做教育

 

回頭想,你問大學時代的我,我想成為什麼?我的答案跟你一樣,我不喜歡臨床醫學,我甚至也不喜歡教學。

 

但如果我停在那裡,拒絕臨床醫學、拒絕教學的話,就沒有今天的我了。

 

 

你的其他可能

 

「教學」是你的興趣,不代表你一定要當傳統意義上的老師,也不一定要在大學當老師,你或許會走出一條全世界都沒人走過的路。

 

那條路可能還沒浮現,但你能做的,就是讓自己深化教學能力。

 

  • 或許去當家教,挑戰把數學 50 分的孩子教到 95 分。
  • 或許在社團作教學,挑戰把什麼都不懂的大一新生,教成可以信賴的幹部。
  • 或許擔任班代,舉辦個活動,去承受一百種意見,嘗試整合,並用全部人都可以接受的程序完成他。
  • 或許自願在學科或實驗課擔任助教,把自己學得好的領域,教給快被當掉的同學懂。

 

這些過程,都是在訓練你自己:

 

  • 眼前有一個人,我能不能觀察並收集資訊,瞭解這個人目前的狀態,找到他可以理解的語言,讓他學習知識、獲得啟發、相信一件事。
  • 如果我有更多資源時,我能不能找來一群人,在符合他們每個人的需求的狀況下,讓他們朝著共同的目標前進。

 

就像我今天以教學過生活,但我並不是在體系內「希望」人家給我工作,而是我自己創造一份工作,更進一步提供工作機會,給我的伙伴們。

 

而我的教學能力,是在醫院為了教好實習醫師與住院醫師,所訓練出來的。而我的組織能力,是在陽明大學的陽明十字軍社團,為了跟 10 多位幹部溝通,並協調完成暑假 400 人出隊或參加營隊,所累積起來的。

 

 

樂高與人生

 

樂高,能組出很多神奇的東西,你現在能做的,就是幫自己準備好一塊一塊精準漂亮的磚,一塊一塊優秀且能與人協作的能力,等待這些磚塊與這些能力,拼湊出你那獨一無二的「人生作品」。

 

 

更多精闢分析與探討就在

《臨床醫師的學術研究》

 

 

本篇發表於 問校長 並標籤為 , , , , , , , ,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